亿学网

忠诚、立人、求索、致远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特朗普上任,美高等教育将何去何从

时间:2017-02-05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点击量:

  特朗普1月20日正式上任美国总统,就任数小时后便签订第一份总统行政令,锋芒直指前总统奥巴马引以为傲的医改法。在诸多行政令中,最富争议的便是特朗普于1月27日发布的“移民行政令”。该行政令阻拦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并且制止来自七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和非移民在未来九十天内入境,这其中波及到持有美国绿卡的公民、游客,甚至留学生。为抗议特朗普政府公布的这一歧视性的总统政令,哥伦比亚大学大学校长李.C.布林格强力回应,在致全校通信中他说到,“我们与诸多同仁一道,共同谴责这一歧视性的总统政令,它损坏了美国在高等教导范畴的领导位置,也与吾国吾民的中心价值以及立国之原形摩擦。”

  美国本地媒体Vox收到了六份来源不明的总统行政令,目前这六份行政令里已经有三份被证明是真的,这一切暗示着这六份文件的高度牢靠性。而接下来的三份文件中,有一份与留学生群体严密相连,叫做:《增强外国人工作签证制度诚信、保护美国工作机遇和员工好处》。解释H1B改革势在必行。

  特朗普政府正通过签署多项总统行政令和备忘录,搅动着美国社会和政治。终极是否可以转变美国高等教育格式?美国高等教育将何去何从?一起来看看中国人民大学郭英剑教学是怎么说的。

  鉴于特朗普政府即将采用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高等教育政策,不久前,美国高校175位教育学院院长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新政府与国会保护美国的高等教育制度。这封公开信泄漏出学术界对美国高等教育未来深深的忧虑。

  高等教育的“原则宣言”

  这封公开信的标题为《原则宣言:公共教育、民主与联邦政府的角色》(以下简称“原则宣言”)。截止到1月11日,已经有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在内的175位教育学院院长等教育界首脑人士联署。该申明一经发布,就引起了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1月13日,《华盛顿邮报》等对此予以报道。

  这封公开信的联署者来自全国100余所高校,主要是教育学院的院长、前院长和教育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他们在信中对未来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抒发了“深深的忧虑”,同时呐喊政府和国会在未来要保护美国的教育体制,特别是公立教育制度。公开信固然没有对当选总统和未来的教育部长指名道姓,但其指向非常明白。其中最令教育界,特别是公立大学担心的是,特朗普曾经明确表示要设立200亿美元的一揽子联邦基金,用于支持将“教育券”同样用于私立学校的各个州政府。

  所谓“教育券”(vouchers),也称“学券制”,属于一种政府教育补助制度。在从前,美国政府一般是将教育经费直接拨付给公立学校,公立学校对相符前提的学生予以减免学费等优惠措施。而“教育券”制度则是直接由政府向学生父母发放代金券,其额度相当于政府每年贴补给学生的津贴数额。学生或者学生父母能够用这种代金券交付全体或者部分学费。

  这一措施的焦点之处在于,学生由此可以自由选择政府所认可的学校,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学校收到代金券后,再凭券向政府兑换同额度的经费。“教育券”制度对公立教育会带来极大的冲击。

  为此,《原则宣言》为未来的白宫官员提出了四项指导性原则:维护公立学校作为强化美国民主社会中心教育制度的角色;维护所有青少年(特殊是历史上被边沿化了的族群的青少年)的人权与民权;在公立教育民主政治视线与良好的教育研究的基本上,制定相关政策、法律与改革办法并加以实施;通过支持并与相关的教育学院发展协作来实现上述目标。

  该公然信发布的时间与原定1月11日美国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名的新教育部上进行听证会的时间相符合。但由于相关的审查工作还未停止,这一听证会被推迟到了下一周。

  德沃斯:一位不懂教育的教育部长?

  2016年11月23日,入选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贝特西·德沃斯担任未来的教育部部长时,教育界一片哗然。轻微看一下她的阅历,人们或许可能清楚这一提名令人惊奇之处。

  德沃斯现年59岁。她出身富豪之门,父亲为亿万富翁,从小在密歇根州的荷兰市长大。其父家大业大,一度当地1/4的人口都受雇于他。德沃斯从小在当地的私立学校——荷兰基督高中上学,后来入读加尔文学院。该校是密歇根州的一所私立文理学院,也是一所宗教学校。德沃斯从该校取得工商治理与政治学学士学位。尔后,她没有再进入教育领域,但却在教育体系外提倡教育改革。

  德沃斯现在是一位亿万富翁,同时还是一位大慈祥家,并成为了密歇根州共和党的知名成员。1992到1997年间,她担任密歇根州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在1996到2003年间,担负该州共和党主席。在教育问题上,德沃斯一直倡导的是自由择校和教育券制度。她是底特律特许学校制度的树立者之一,现在仍是“卓越教育基金会”的董事,一直担任“自由择校同盟”的董事会主席。

  在德沃斯被提名担任未来教育部部长后的第四天,2016年11月27日,《华盛顿邮报》就发表了署名文章《两种假想:德沃斯担任教育部部长后,会产生什么最糟糕的事件》。提出这两种最坏设想的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派拉斯。

  这位社会学与教育学教授一开端就质疑德沃斯的资质,认为她对公立教育一无所知,称她本人所上的中学和大学都是私立学校,而她的四个孩子也都上的是私立学校,迄今为止,她个人与公立教育毫无瓜葛。像这样一位与教育界毫无接洽的人,如何担当得起教育部部长之职?

  派拉斯提出的新教育部部长可能带来的两个最坏的成果,全都与“教育券”制度的实行有关。在派拉斯看来,推进并实施200亿美元的教育券是德沃斯必走之路。而这也必将对美国的公立教育体制带来恶劣的影响。

  “教育券”制度自实施以来就备受争议。支持者以为,该项制度使得学生及其父母有了选择学校的权力,相当于引入了竞争机制,使得各个学校都面临竞争压力,进而晋升教学质量。反对者则提出,该项制度将会伤害公立学校的资源,弱化公立学校,并有将教育制度私有化的偏向;教育券来自联邦政府纳税人的经济起源,在它们用于私立学校或者宗教学校后,征税人却无法对私立学校或者宗教学校的经费预算拥有发言权。

  正因为如斯,许多教育界人士对特朗普的提名予以谴责,并且达观地认为这将带给美国公立教育灾难性的成果。

  美国高等教育何去何从?

  当然,教育界人士最担忧的还是特朗普自己,以及其上任之后给教育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其中包括留学生会大幅减少,校园不协调的声音会受到激励,甚至会涌现反智现象。这些都令知识分子感到无比的担忧。

  就在前即将,2016年11月29日,来自哥伦比亚学院、伊利诺伊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学者在哥伦比亚学院举行了一个圆桌会议。此次会议的主题为“特朗普时代的大学”,与会者探讨了特朗普就职总统后可能对高等教育带来的影响以及未来的出路。总体上看,学术界更多斟酌的问题来自如下诸多方面:免费的高等教育目前还未被主流所接收;资本对高等教育的冲击与威胁,使学生进入高校面临诸多困难,包括沉重的贷款压力、就业艰苦以及大学功能的日益私人化(包含平安、泊车与住房等问题好像都成为了个人问题)等。

  哥伦比亚学院人文、历史与社会科学系副教授艾克西卡斯表现,在当今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特殊历史时期,我们目击了高校备受来自各种意识形态、管理政策与形态的指责。伊利诺伊大学英语系主任迈克教授认为,当前高等教育正处在一个危机时代。他说:“我一点都不疑惑,从某种水平上来说,高等教育在走下坡路,好比教职工工会遭到了破坏,公立大学正在日益私立化,而特朗普政府将会使这一切变得更加糟糕。”伊利诺伊大学英语系副教授科恩布拉把大学比方为群体研究之地,无论教职工还是管理者,双方都应该意识到大学的这一功能并尽力加以保护。

  实际上,自从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获选美国总统之后,高等教育界一直在思考未来高等教育的走向,并为此寻找可能的出路。在最近五十年的美国历史上,大略没有任何一任总统像特朗普行将上任一样令高等教育界感到如此忧虑和不安。

  当然,未来毕竟如何,人们还需刮目相待,静观其变。

  本文内容摘选自《中国科学报》,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郭英剑教授,智见精选。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