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学网

忠诚、立人、求索、致远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教授程介明:老师的责任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要重得多

时间:2017-03-29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点击量:

  小编说

  我们的科学在发展,社会先进的速度不断加快,学生作为年青的社会群体,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强,学习能力也较强,在这种时代背景下,落在教师身上的责任在不断加重。

  老师们应该如何晋升自己,教师专业发展的根本又在哪里呢?

  我们一起来看看香港大学教授程介明的提议。

  作者简介:

  程介明,香港大学教育学院首席教学,曾任香港大学副校长、香港师训会主席。

  面对纷繁复杂的动荡世界,中国的社会是相对照较稳定,而且飞速向前发展的。我们的下一代要面对这样的一个世界,所以老师的责任比我们现在想象的要重得多,因为下一代要比我们强得多。

  美国最近在“学习科学”上下了很大的工夫,我加入过他们国家科学基金关于学习科学的年会,基金有六个中心,当然其他不受基金资助的研究中心还有很多,光这六个中心或许有1000名研究员,都是在做学习科学的研究。

  我们的教研也应该有学习科学的支撑,不光是经验,经验要有科学的支撑。

  什么是专业?对于这一问题,70年代在国际上曾有过探讨。

  教师到底算不算“专业”?

  1980年,一个英国的大学教授对什么是专业提出了以下根本特色:

  有一个很要害的社会功能、有自己特殊的知识技巧、有比较坚实的知识系统,因此它需要经过比较长期的培训--培训不光是知识,还有其核心的价值。

  所有专业的核心价值都是:一切为了服务对象。

  “教师”不是一般的职业。教师的核心是以学生为重,以服务对象为重,这是一切专业的核心价值。

  我以为,学习是人的本性,人一诞生就在学习,但是教育者不是,教育是成年人为下一代设计的有系统的学习,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为学生准备他们的深远未来。

  什么是老师的“专业精力”

  什么是专业精神,我个人的懂得是三个:专业责任、专业自主、专业发展。

  教师的专业责任

  现在西方文献里时常提到教师的问责,这其中有行政问责:

  就是有国家的要求、有法律的要求、有政策的要求、还有处所的划定要求,老师还有合约,学校里有校规,老师都是要负责任的;

  还有所谓的市场问责,是向学生负责,向家长负责,学生说这个老师不好,这个老师也就不能说是个好老师,家长都不满足这个学校,这个学校不会是一所好学校。

  但是还有一种问责往往被忘记了,那就是专业问责。教师专业问责是最轻易被疏忽的,因为它是比较虚、比较远、比较宽的。

  教师的专业自主

  教师的权利在什么地方?其中一个是经济权利,另一种是政治权利,但是,我们往往忘记了教师还有专业权利。

  老师在课堂里有没有自主的权利,有没有选择课本的权力,或者有没有学习的权力,这在中国都不在话下,时间表里就有了。

  怎样是有素质的教师?一个是要有专业资格,一个是要有专业程度。

  有了书面的资格证书不等于有专业的水平,证书解决不了实际水平的问题,因为老师的专业水平是需要不断提升的。

  现在在美国,往往将老师的工作表现取代他的素质,而实际上,工作表现跟素质不完全一样。

  同样的一个老师在有些学校表现得非常好,而在另一些学校表示得就很差,这是因为受学校环境因素、学生因素、家长因素和社区因素以及老师年纪等因素的影响。

  因此,业务水平跟工作表现并不是可以划等号的。

  教师的专业责任

  教师需要有学科知识,需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需要有教育学知识,要懂得学生的发展,要有人际来往的能力,还应该有一种转变现状的意愿和才能以及连续学习适应和创新的能力,更需要有专业的立场和价值观。

  我知道现在内地做了一个教师培训的框架,当然学科的知识很重要。

  但是最近这十几年又呈现了一种新的说法,学数学有学数学的科学,学音乐有学音乐的科学,不光是一般的教学法,也不光是音乐和数学自身的知识,实际上是我们教师专有的一些知识。

  而且,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办法,我认为这个很重要。

  “学习科学”是什么?

  现在我们知道,教导的中心业务是学习,但是我们对学习有多少认识呢?

  现在国际上叫做“学习科学”,它是脑科学、心理学、教育技术、教育哲学和教育丈量等很多学科的综合,专门研究人是怎么学习的。

  目前研究认知科学的不少,但是能把它转化成为教学一线有用的东西不多,这是很惋惜的,中国应该是发展“学习科学”最肥饶的土地。

  那么,“学习科学”怎样可以变成对我们教学有用的东西?

  人脑是可塑的,是会变的,这是现在整个“学习科学”需要掌握的最根本的问题。

  学习是认识世界的过程,是对外部世界赋予意义的过程。

  婴儿出生的时候听到的很多声音,看到的很多东西,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经过他的生活,经过他的各式各样的活动慢慢地就认识到了。

  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的时候,缓缓地就知道这是妈妈的脸,这声音是妈妈的声音,而且渐渐地知道这是妈妈开心的声音,这是妈妈不开心的声音。

  成长都是这样的,一直是一个所谓的构建的过程,但不是被动接受的过程,是跟外界交换时候塑造头脑的过程,这是根本的。

  因此,学习必须成为主动的学习,学生必需成为主动的学习者。

  学习是因人而异的,必须尊敬学生的个别差别。

  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工业社会顶峰时代在西方涌现的,整个思路和制造业的生产过程是一样的。

  学生是原料,放在一个整齐划一的程序里,然后我们有整齐划一的测试来测试他是不是达标。这与人的基本发展是相悖的。

  我们学校系统不可能做很大的变化,但现在课程改革,使学生有一点选择的机遇了,然而这只不外是在这条路上走了很小很小的一小段路,即使这样,这依然是非常宝贵的。

  没有经历就没有学习,有怎样的阅历就有怎样的学习。

  以前学校基本上是霸占了学生的所有时间,学校给学生什么经历就决议了他怎么样学习。

  现在学生有本人社交媒体,有网络,还有许多其余渠道,他能够选择学习的方式。

  最有效的学习是在实际中产生的,学生有多少经历很重要。教师也是如斯,培训中的老师是否可能有机会到另外的机构里去实习,这个很重要。

  老师对生活完全没有认识,就不可能对教书育人有真实的准备。

  人类的学习是群体运动,这是人类和其他动物最大的差别。

  现在脑科学家有一些大家比较接收的假说,就是人的脑细胞里面有一个镜像脑细胞,有个照应的能力。群体学习、小组学习和协作学习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学习是总体性的、综合性的,不是零星的、分拆的。

  我们现在教学的过程,很多课程是分拆性的,往往把我们整理知识的过程当作孤立的过程。

  好比,我们中国很多人花了很多年学习英语,但成果一句英语都说不出来,这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学了英语,但是没有用英语的机会,学会英语就是为了考试。

  我不认为应该否认经验,但是“学习科学”可以剖析、鉴定、检修、确定、质疑。学生要成为主动的学习者,我们现在的学校要给学生创造空间和时间,要以教为主要转变为以学为主。

  教师专业发展的基本是学生为重、学习为主、经验与科学相联合。学习,这应该是对我们的专业发展的一个支撑,没有这个支撑经验也许就停留在经验上。

  推荐文章

  ○独家 | 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刘飞:让国际“化”在教育中

  ○独家 | 北京第二试验小学华应龙:我就是数学,但我绝不仅仅是数学

  ○独家 | 北京中学夏青峰:用信任造就创新人才

  | 来源:贵州教育网

  | 起源:校长派

  | 更多内容请关注:校长派微信大众号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